磁力搅拌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磁力搅拌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银行混合所有制之惑今时

发布时间:2019-09-29 12:09:39 阅读: 来源:磁力搅拌器厂家

银行混合所有制之惑

“尽管我国商业银行在股权结构上已有混合所有制之‘名’,但尚未完全达到混合所有制之‘实’,离充分市场化、商业化的现代商业银行运行机制尚有较大差距。比如在公司治理上,商业银行普遍存在董事会的决策功能不足、内部制衡机制不够健全等问题,需要通过改革进一步加以完善。”交通银行董事长牛锡明的这番话,可谓揭开了中国商业银行混合所有制的“皮”。整体来看,中国银行业的混合所有制还很“虚”。

股权结构依然存问题

早先,中国的银行业是国资的天下,难以适应市场经济的要求,弊病明显。经过长时间的股份制改造后,目前,中国银行业已形成了国有资本、社会资本和海外资本共同参与的股权结构,初步具备了混合所有制的特征,可谓成效不小,特别是不少银行已上市。以交通银行为例,截至2013年底,国有大股东持股26%,汇丰持股19%,社保基金持股13%,企事业股东持股6%,其他社会流通股和小股东占45%,实现了股份结构的均衡化。然而,整体来看,中国银行业国资色彩较浓,股权集中乃至国资一股独大的情况依然不少,股权结构仍然存在一些问题。

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一股独大明显。截至2014年3月底,工商银行前两大股东中央汇金公司、财政部分别持股35.3%、35%;农业银行前两大股东汇金公司、财政部分别持股40.2%、39.2%;中国银行第一大股东汇金公司持股67.7%;建设银行第一大股东汇金公司持股57.2%。可见,国资大股东持股均超过半数,合计最高近八成。

股份制商业银行,国资持股较多,一股独大相对少。截至2014年3月底,一股独大的如,中信银行,中信股份持股66.9%;光大银行,第一大股东汇金公司持股41%。股权相对制衡的如,华夏银行,前两大股东首钢、国网英大分别持股20%、18%;浦发银行,中移动持股20%、上海国际集团持股16.9%;招商银行第一大股东招商局轮船持股12.5%,另有两家公司持股超过6%——这些银行国资为第一大股东,没有控股股东的同时国资持股优势显着。另外,中国民生银行、平安银行、浙商银行等为民营企业。

更多的是城商行,股权相对分散制衡,少有一股独大、控股股东,不少银行引入了外资持股较多,整体看国资持股依然不少,其中一些为第一、二大股东。以南京银行为例,两家国资南京紫金集团、南京高科分别持股12.7%、11.2%,作为一致行动人持股23.9%;外资法国巴黎银行持股16%,是单一第一大股东。北京银行无控股股东,前三大股东荷兰国际集团、北京国资经营公司、北京能源投资( 集团)分别持股13.64%、8.84%、5.08%。宁波银行无控股股东,前三大股东分别为外资、民企、国资,分别持股13.7%、11.1%、9.3%。

有形之手干预多

显然,股权结构只是混合所有制的外衣,公司治理才是内核。这正如牛锡明所言,混合所有制不仅是股权结构多元化,更重要的是通过多元的股权结构制建立产权清晰、权责明确、自主经营、自主决策、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问题是,整体来看,中国银行业的公司治理已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的同时,远未健全市场化的公司治理,国资背景的银行遭“有形之手”干预较多,公司治理的核心董事会缺乏独立性。

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不少方面受到行政影响。如核心的高管任免、薪酬方面,按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邵宁的说法:干部选任是中组部管,分配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管。招商银行前行长、永隆银行董事长马蔚华指出,国家对四大国有银行控制得比较严格,管理者具备行政级别,相对而言,激励和约束机制有所缺失。

股份制银行同样受到非市场化干预。国资背景的股份制银行,董事会普遍缺乏高管任免权,这个权力往往直接掌握在大股东乃至当地组织部门手中。其中浦发银行2009年尝试了公开招聘副行长,但董事长、行长不在此列。同时,国资背景的股份制银行,高管薪酬没有市场化。此外,股权集中、缺乏股东制衡的国资背景银行,内部制衡机制难以健全。

城商行,地方政府的干预不少,如地方政府绕开董事会直接任免董事长、行长。不少临退休的地方政府官员空降出任城商行高管包括董事长。即便不少城商行引入了战略投资者包括外资,外资持股相当多甚至成为第一大股东,但股权与公司治理话语权严重不匹配。

优化董事会是关键

很显然,无论是股权结构还是深层的公司治理方面,当前中国银行业的混合所有制不实。中国银行业积极发展、做实混合所有制正当时,原因主要有两方面。其一,是银行全面深化改革的内在要求,核心是健全公司治理。正如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所说,完善的公司治理是形成银行核心竞争力的关键。第二,是银行应对外部挑战的必要手段。在利率市场化、金融脱媒、行业准入放开和互联网金融崛起等外部环境巨大变化的情况下,商业银行已经并将持续面临存款增长放缓、利差进一步收窄、风险压力上升、资本补充压力加大等一系列挑战和冲击。2013年中国16家上市银行平均净利润增速不到13%,较上年下降了4.5个百分点。牛锡明认为,未来5年银行业的年平均利润增速可能下降到与中国GDP增速差不多的水平,而未来银行业的出路在进一步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从根本上激发经营管理活力,以改革释放发展红利,为长期良性发展奠定良好的制度基础。长期以来,中国的国企改革有个“怪现象”,即国企发展比较好的时候,不主动改革,企业遇到较大问题甚至亏损严重时,一些国企才会被迫改革,然而这种“坐等市场倒逼”的模式代价很大,非市场经济时代该有的理念、做法。当前,国资背景浓厚的中国银行业,日子还比较好过,同时遇到不小的挑战,理应顺时而动,深化混合所有制,从而赢得主动。

基础的一步,自然是积极推行优化股权。重庆银行董事长甘为民的观点是,积极争取地方政府和监管机构的支持,进一步优化股权结构,降低财政持股比例,形成股东结构合理、股权比例稳定、制衡有效的格局。大连银行行长王劲平甚至呼吁,政府的股份应该退出城商行,将资源交给市场。此外,很重要的一块是员工持股。

关键的一步,是优化公司治理特别是董事会,建设规范(特别是确保独立性)、高效的董事会。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寄望减少对公司治理的行政干预,充分发挥企业董事会的决策作用,按资本说话,以股权监管,真正实现从“管企业”向“管资本”的转变。他认同北京大学教授厉以宁所说:“真正的混合所有制,没有政府干预,完全按照法人治理结构来管理。”青岛银行董事长郭少泉认为要完善和强化以董事会为核心的公司治理体系,在当前一段时期,特殊的发展目标要求城商行只有建立起一个董事会“强势”的公司治理体系,才能从总体上处理好利益相关者复杂的诉求关系,制定并强化执行特色化战略和全面风险管理等,保证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的城市商业银行在当前复杂多变的经济环境中健康平稳的发展。

“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仍在国家的法律法规框架内进行,不影响国家政策的贯彻落实。保留外资银行持有交行的股份,有利于中国银行业的进一步改革开放。通过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用5至10年的时间,把交通银行建设成国际化、综合化、财富管理特色突出、具有国际化管理水平的现代银行公司。”这是牛锡明的希望。

诚然,趁形势尚好,解放思想、突破利益障碍,“真正”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而非坐等市场倒逼,方能赢得主动。

隆鼻哪种材料好http://www.mingyihui.net/article_13486.html

上海看皮肤病http://m.mingyihui.net/hospital_2823/articles.html

成都哪里治疗早泄http://www.mingyihui.net/article_20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