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力搅拌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磁力搅拌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巷子【文学】

发布时间:2019-08-19 14:54:16 阅读: 来源:磁力搅拌器厂家

每当我走进那些还没有完全被城市高楼淹没的老巷子,内心总会变得像春风一样柔软。

一个随时见到巷子的人是幸运的,特别是在这样一个枣花飘香,杏子渐黄的仲夏之季,布谷鸟清脆,月季花灿烂,池塘里莲藕已经顶出碧绿的叶盘,树荫浓密,夏蝉声起,一个人在巷子里走,那一刻,疑似又回到了乡间。

巷子是游走在村庄的血脉,串联着村庄的每一丝呼吸和跳动。

小时候生活的巷子很窄,两个人在巷子里走,其中一人的肩膀会蹭到巷子的墙面上。墙是土墙,土是酥软的,手指在上面一划,土会簌簌往下落,很细的那种。在巷子里玩,衣服蹭脏了,也不在意,风一吹,就没了。有时候能窥到墙面上蚂蚁的洞口和雨水经过留下的沟痕。麦秸秆混淆在泥土中,在墙面上蜿蜒错综,仿若一张神秘的地图,这是一面刚刚上过新泥的土墙。

一条巷子七、八十米的样子,两边大概有四五户人家,房子和院墙组成了一条静谧幽深的长廊。家境殷实的房子会在外面包上一层砖,那是富足的象征,在那个贫苦年代,这样的房子寥寥无几。大部分人家的房子都是土坯房,低矮,陈旧,房顶和院墙上长满了枯草,春天来的时候会发芽,翠色在风里轻轻摇摆。

门扉就不同了,我喜欢巷子里各式各样的门扉。在巷子里走,意识是放空的。放学的时候,进入巷口,手指就会触到墙面上,像拨琴弦一样挨个划动,会一直划到自家门口。有时候手指悬了一下,表示小巷里第一户人家到了。门扉有木制的,铁质的,老旧的原色木头,关上门,会有门环清晰的咣当声。门扉上大都贴着对联,宽的窄的,红色的纸张在风雨中大都褪了色,泛起一层层细碎的纸花,隐约可见黑色字迹,在诉说着远去的岁月。

好奇心是从扒门缝开始的。每一家的门扉里都别有洞天,门缝有宽的也有窄的,能看到院子里黄牛甩动的尾巴;镰刀和箩筐有秩序挂在偏屋的墙面上;板车静静停在院子里的一角。我看到了石碾、夯、柴草、扔在墙角的农具,院子里走动的家禽;能听到小孩子哭闹的声音,大人的呵斥声,当然,还能闻到饭香。小孩子的鼻子是狗鼻子,那种香味是属于巷子的,麦秸在灶间燃烧的味道,红薯的味道,花生的味道,玉米的味道,窝窝头的味道,甚至腌萝卜的味道。小巷是个锻炼嗅觉的地方。很多年以后,我无数次在这样混杂的香味里摸到了一丝乡愁的脉搏,在一抹余晖最后的燃烧里徒然拽住了往事的尾巴,那一刻感觉时间的无情和锋利,正划破历史的长河,涓涓往前奔赴,再不复返。这让我一个告别了村庄,走出巷口的人无数次在城市阁楼的山珍海味面前,像一位失去了味蕾的盲者,丧失了所有饱餐的欲望。

而唯一令人倍觉欣慰的是,在那个贫苦的、毫无诗意的年代,我看到了一棵开花的树。那是一棵高大的合欢树,它长在院子中间,甚至高过了低矮的土房。满树的花开得灿烂,馥郁的香气就那么迎头撞进眼帘,浩浩荡荡。我睁大了双眼,甚至极力伸长了我的鼻子,去寻找那一树璀璨的红云。是的,在这样一个简陋的小巷,从那条细细的门缝中间,那是我生命中遇见的最美的花树。多年以来,每当我置身于合欢树下,任凭那轻盈的花瓣落满肩头,来到手心,打量这纤细的绒花,嗅着那熟悉的香气,我似乎感觉时光又重新把我带回了那条小巷。那个在门缝中,邂逅了一棵花树的自己,突然之间对美有了最初的启蒙和感动。

美丽的东西是刻骨铭心的,贫穷同样根深蒂固。

小巷中间住着我邻居苍伯,他家是村子里有名的贫困户。苍伯的媳妇是从河南逃难来的,饥饿让她留在了华北平原这个小村庄变成了我苍伯大娘,并生下了我的哥哥保军。后来生活条件好转后,苍伯大娘在保军哥六岁的时候不辞而别,据说回了河南老家。我苍伯拉扯着年幼不谙世事的哥哥从此生活陷入困窘和混沌,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他居住的房子一天天在风里衰老,在雨里颓败,房子像苍伯一样,很快像一位进入暮年的老者,了无生气,失去烟火。他家的院子里见不到家禽,连猫都不光顾。门前孤零零放了一个咸菜瓮,瓮子上面盖着一个破瓷碗,上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灰尘。院子里到处都是杂草和树叶,窗户上的窗纸漏洞百出,冬天看见苍伯偎在他家屋门口晒太阳,嘴巴上方淌着永远擦不干净的鼻涕,棉袄袖子上泛着污渍的油光。苍伯的院墙直到他去世,都没有修整,荒凉萧条的院落因为他的离世变成了一座真正的废墟。后来,我当兵回来的保军哥没能赶上他父亲最后一面,在院子杂草丛中嚎啕大哭,长跪不起。

那些日子,巷子里冷得出奇,很多人不敢往那个篱笆墙里瞅,过于荒凉的庭院总带给人生存的恐惧和担忧。我在进入巷子的起初,手指习惯性地往前划动,但是经过苍伯家的荆棘院落,我摒住了所有呼吸,撒开脚丫子往家跑。我不敢回头,更不敢左顾右盼,在年幼的心底,这个巷子第一次因为一个人的死亡变成了一团忧郁的云,长时间在头顶盘旋,挥之不去。

巷子是一个盛载故事的地方,巷子的日日夜夜都像一把哭泣的胡琴,在风里吟唱着生活的咏叹调。没人能确切记住自己从何时走出的那个巷口,仿佛那是一个起点,又仿佛从未走远。

很多人从那个巷子走出去,再也没有回来,他们把脚印扔在了巷子看不到的地方。很多人一辈子没有离开巷子,我每次回去,总有一些老人坐在巷口,像最后的守候者,拉着我的手,叫出我的小名,大声喊着:我们是邻居。那一刻,我忽然发现我已经苍老,而他们依然健壮,仿佛岁月从未给他们带来什么,也从未从他们身上带走什么。时间在奔走的人那里像一把刀子,慢慢凌迟你所有的青春和美好,猝不及防,回首枉然。时间在静止的人那里,是一个容器,慢慢储藏,慢慢收获,雨水、安详、快乐,夕阳。就像此刻,当我停下脚步,驻足于巷子的深处,巨大的合欢树正携着它的香气姗姗而来,悄悄飘落,轻轻覆盖,那一刻,连天地都是静的,呼吸都是甜的。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1)100%待提高(0)0% ------分隔线----------------------------上一篇:假想白马 下一篇:约是那些年(十八)小黄前因收藏挑错推荐打印 相关文章导读河南理工学子走进焦煤敬老院“9·19”,见证一对新人走进结婚旅程走进黄小厨的春夏秋冬今生遇见你远春想起母亲的手擀面秋之恋大柴旦情思家乡小院子花与草的对白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优美散文 左手老石

老石是这座城市的名人,更是这座城市里一张很响亮、很耀眼的名片。 老石只有一个左手...

袁袤翔:母亲的面容翻版在我今晨的脸上

夜半醒来,再也未能成眠。早晨起床,感觉眼疼。打开手机自拍,想看看眼睛有没有异样。...

晴空朗照,浣花溪的秋游情结

晴空朗照,浣花溪的秋游情结...

想你,父亲

想你,父亲骊山蜗牛 每当我的脑海里浮现小时候在阳春三月父亲扶犁架牛农垦时我躺在刚...

黄昏来客

暑假的黄昏,我和妻去老家村旁的小河边散步,忽见几个可爱的娃娃在放牛,他们悠闲地骑...

深爱是种能力,相守需要定力!

栊头明月,相思深埋桂冢,槛外秋风,长烟轻拂衣袂。南丘回雁,黄花瘦来清影去,北阙奏...

热点散文 红袖添香搅乱你那池春水读书的境界亲爱的,你还好吗?霞牵挂惊蛰大城市里的乡村爱情“疯狂”老师来我校老师也有“追星族”本版

如何管理好自己的血糖

心烦气躁易上火只需一招轻松解决

素中之王黑木耳功效居然这么神奇看完惊呆了